若九九

清明祭

这里若九九(。・ω・。)ノ
请多关照ʕ •ᴥ•ʔ
依旧小学生文笔(*/ω\*)
感谢各位赏眼,小女子在此谢过。
大概是少之又少的清明发糖文吧……

转侵删

【青娘】
青娘有些莫名其妙。
她评上了感动阴曹地府十大杰出青年。
关键是她根本没有报名。
看着边上笑得温柔质朴的夫君,青娘好像明白了什么。想都不用想,定是夫君顶着自己的名号报了名。暗暗掐了一下那男子的腰,却被那人轻轻握住了手。
你不是想回人间看看吗?
元晁笑着,轻轻揉捏着青娘的小手,在青娘耳边轻语道。
我不过随口说说……哪知道……
青娘有些羞涩,想把自己的小手从那双铁钳里抽出来,却是失败了,只好任着元晁牵着。前几日她忽然想起人间日近清明,不知道有没有人给她捎两张冥币……可转念一想,自己生前做了那么多孽,又会有谁这么好心待她呢?这次评选也算是凑巧,礼品却是可以去人间看看,虽是无法转世投胎或附身到他人身上,但托托梦还是做得到的。
好了好了,去吧。
元晁放开青娘的手,笑着送青娘走上去人间的路。青娘虽是依依不舍,却也是踏上了去人间的路。
在路上,青娘一阵恍惚。她已经死去两年了。想当初,她也是在这段时间难产去了的。当初她不顾家中反对,嫁给了当初还是穷书生的张散。这一嫁一娶倒是全了一段才子佳人的佳话。倒是她慧眼识珠或是说张散当真是有才气。竟是成了那一届的状元郎。
一时间,各种夫人小姐对她刮目相看,各种阿谀奉承。她亦是有些飘飘然。
作为一个状元郎,张散倒是有了些名气。虽然还并未收到重用,但却早已有了不少目光盯着他。在受到皇上赏识,言他有旷世之才之后,这种情况更是愈演愈烈。
张散有名气后,却是并没有忘恩负义,仍是心心念念着青娘。可是青娘的娘家却是后悔了。当初青娘跟家中大吵一架冲出来后,她爹便是将她从家谱里移除,对外称没有她这个女儿。甚至她出嫁时还是从外祖家出嫁的。那天,青娘的爹带着青娘的庶妹青月来到府上,没有别的事,就是要张散纳青月为妾。
青娘怎会同意?不说青月是她在青家最好的姐妹,二人共侍一夫别扭得很。单单就自己娘家要给自己家夫君塞人这一点就让青娘有些气愤。青月也是一脸迷茫,在得知爹的意图后也是气愤非常。拽着她爹就走了。
青娘原以为事情就到此为止了,却没想到,张散在酒后被人算计,和被下了药的青月滚在了一起。这下真的只能纳青月为妾了。
青月进门时对青娘规规矩矩恭恭敬敬,青娘一度觉得青家真是如此之坏,竟让一妙龄女子要承担这样的后果。
可青娘身边的丫鬟倒是喜欢说三道四,明知青娘心中还是无法接受青月入门这一事实,却还是在边上煽风点火。哪怕张散只有刚纳妾那几日在青月屋里住下,也要生生说是青月争宠。
在体现自己作为主母的大度时还要防着青月做大,独享张散的宠幸,威胁到自己的地位。青娘采取了最普遍的措施,便是把自己身边的丫鬟开了脸抬了姨娘给了张散。毕竟是自己的丫鬟,用起来也相对得心应手。
青娘的算计青月一无所知,却也不在意。
青月进门一年后,青娘有了身孕。大着个肚子在院子里头,所有人都要围着她转。要知道,那可是张散的第一个子嗣,不得有失。因着她怀孕,张散倒是常歇在青月屋里,每每姨娘来,都要抱怨几句青月的不是。久而久之青娘看这个庶妹是越来越不顺眼了。
可偏偏这个孩子出事了。那天青月正陪着青娘说话,还给她带了一碗红枣粥,可在那天晚上,青娘便腹痛难忍,最终难产。
别人难产好歹能二选一,保不了孩子也能保大人。可是孩子难产了,青娘自己也因为失血过多去了。在难产的时候,青娘想了很多。自己身子骨不错,怎会突然早产还难产了。才怀胎七月,怎会就到了生产的时候。青娘只觉定是有人下了药。
临着回光返照的力气,青娘只道是握着张散的手,艰难的指了指门外的青月。
……张郎……有……有人害了我们的……的孩子……
谁说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。青娘在临死前仍是决定把青月拖下水。
现在想想,当初还真是不应该。
青娘摇摇头。
正赶上人间清明,青娘又回到了当初那个京城。她从天上向下看去,京城仍是那样辉煌。沿着记忆中的方向,青娘找到了张府。
张散还是那个样子,张府也还是那个样子。不过是又纳了个姨娘罢了。府中没有正妻,也没见到青月,没由得心中一紧,便是走入张府。
张散正要出门。青娘想了想也就跟了上去,反正她现在是个鬼魂,察觉不到的。
马车七拐八拐,却是到了一处坟地边。碑上写着张散爱妻青娘之墓。坟边种着几棵枫树。张散坐在坟边,抚着那块碑。竟是愣住了神。
青娘啊,你走的早了点。当初你为我和家里分裂,我便暗自发誓不难让你丢脸。可是我才刚刚考取了功名你就去了。往日只记得读书考功名,却是连你喜欢什么都记不清了。只记得我们当初在枫叶林里私定终身,道是家中不同意便私奔。现在想想,仿佛近在眼前。
张散声音有些哽咽。
青月害死了你,我却找不到证据……为夫没用……只能让她给你守陵。你莫要怪为夫没用……
青娘有些听不下去了。站在那几棵枫树下,恍然是她在枫林里面带羞涩地塞给张散一个贴身玉佩的模样。那时的张散英姿风发,虽是清苦但有着公子般的气质。
青娘我们相守终身可好?
不多时张散走了,青娘却留在了原地。她要等那个当初被她白白冤枉了的青月。
青月来的很迟,青娘等了她两个时辰。青月带来了一篮子的冥币和各种器物。
青月边烧着纸,边是自顾自地说着。
青娘姐,我来看你了。月儿没忘了你呢,你看,我身上的衣裳还绣着和你当年送我的花样子一个图案的纹样呢。你走的了,我本是也不想活了。我对不起你啊……那日我虽是没有害你,却看到了你身边姨娘给你下了藏红花。我……要是早知道我就该是说出来……哪怕你怀疑我也好,要打我骂我也好……可你不该走这么早……我本是要随你去了,可老爷说,让我为你守陵,我一想这也好。便是每日都来看看。我本就不喜欢老爷,这样也好,咱们姐妹作伴。
青月在青娘坟头泣不成声。
青娘比预计的要早回到阴曹地府。因为她没有托梦。
她自己都内心混乱,如何跟青月跟张散说?
看着等着她回来的元晁,青娘微微觉得有了那么一丝丝安慰。
好歹自己在阴间过的不错不是吗?

【元晁】
自己家娘子想回人间看看。
这自然是要应允的。元晁如是想到。
其实元晁生前是认识青娘的。他喜欢青娘,一见钟情的那种。可偏偏青娘对他的各种示好视而不见,甚至归功于他那好兄弟张散的身上。
明明是他先遇上了青娘,最终抱得美人归的却是张散。
当初看她过的不错倒也是心中有了几分安慰。可是谁知她娘家做出的事却有些令人不齿。青月入府前,我特意将她收为己用,为的就是能保护到青娘。
可是那刻意被我忽略的来自青月炙热的目光却让我的青娘去了。她看到有人要害青娘却不出手相救。我不知道该不该怪自己,要是没见过青月,她会不会就不会间接害死青娘?我有些自责。
在青娘去的那天,我被人暗杀。很不巧,他们成功了。我和青娘在同一天去了。我不知道我怎么想的,我只知道我最后想着青娘应该还没走远,说不定我还能追得上。
我手上不干净,有过几条人命,青娘为了张散也是如此。恰巧,我们都留在了阴曹地府。我记得青娘和张散是在一片枫林里私定终身,那天我恰巧路过。谁知道我怎么回家的,我只知道我不会再在枫林里告诉她我喜欢她。
于是我便精心策划,最终在一片小湖边追到了我的娘子。这样就可以掩盖掉张散的痕迹吧。我想到。
还记得她在遇到我的时候那一脸惊恐。
你……你怎么也在这?
我微微一笑
巧呢。
是呀好巧呢,人间不能成一对,到了阴间也不错。
站在路口等青娘回来的我想的有点多。我在想青娘回人间后会看到什么,会变成什么样。她对张散的感情会死灰复燃吗?她会后悔对青月做的事吗?我有些头疼。
我什么都想问,可看到她的那一霎那又什么都问不出来了。我紧紧得抱住她,看着她茫然却又有些释然的眸子,我吻了吻她的额头。
回来了?
她闷闷的。
嗯。
还回去看吗?
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一点点的期许,不知道是希望她回去还是不希望。
我……觉得呆在这里陪你就好。
她终于抬起眸子看着我。
嗯。
怎么就那么不想松开抱着她的手呢?大概是真的那么喜欢她吧。
End
若九九
第二次发文,还是请多多关照哦。

评论(3)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