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九九



这里若九九(。・ω・。)ノ
请多关照ʕ •ᴥ•ʔ
依旧小学生文笔(*/ω\*)
感谢各位赏眼,小女子在此谢过。
本文架空……季节什么的是按新历来了……因为农历怕大家不熟悉
码了半天啊……喜欢给个心呗……就是那个红色的小心心……谢谢啦……

转侵删

还是有些撑不住了呢。
六月想到。唇角拂过一丝苦涩。手按住隐隐作痛的小腹,伤口该是又泛血了。六月察觉到了,但目光却涣散地看向了窗外的梅林。今年的梅花是最后一场了吧,想来散了也好吧。
“主子该喝药了。”梅青端着一碗泛青的药汤进了门。
看着药汤不正常的颜色,六月张了张嘴,想说什么,却终是只留了一丝苦笑。到底是累了。也该走了。
接过梅青手中的药汤,仰头一口饮尽。梅青有些惊讶,自家小姐大家闺秀怎会有如此粗莽的举动。可是细细想想这几日主子的遭遇,梅青终究是什么都没说。
自己家主子被夫君晾在梅苑好多年了。每日就是重复做那几样事,不嫌烦也不抱怨。直到前几日,府中小妾争宠景已到了要夺正房之位的地步了。小姐无所出竟也要惨遭毒手。接连三日的毒药,若不是小姐警惕,怕是早已着了道。昨日那早已有了庶子的木姨娘竟是趁小姐赏梅时行刺小姐。小姐身子本就不好,这下更是直接卧床不起。也不知陆家公子怎么想的,竟是连大夫也不请,害得小姐只能靠读几部医书自己配药来喝。
深深看了一眼卧床的主子,梅青谈了一口气。当初从连家嫁出来时,陪嫁的丫头有四个,而嫁入陆家后便是极少再安排丫鬟了。梅青梅云梅月梅芳便是主子身边最贴身的丫鬟了。可是近几年来,梅云梅月梅芳便是各种原因逝世了。先前还是病死,在后就是被人当着小姐的面害死了。小姐在此之后便是没再提一等丫鬟和二等丫鬟了。想来小姐真是苦命。
梅青晃晃头,走出了房门。
六月如何想不到梅青的心思,只是她自己也无能为力。
她嫁入陆府八年了,从十六到二十四,一整个青春都在这陆府里关着了。她如何舍却呢?更是想起当初还是自己要加入陆府的,脸上更是出现了几分嘲弄。当初自己到底是如何看上陆家小生陆翩的呢?真是傻子。
六月家是商贾之家,有着燕城首富之称。后来因为父亲生意扩张,一家人搬进了京城。连家虽是富有,却在京城中没有什么根基,而连家子弟入朝为官的也仅有二伯一个。这样一算下来,在京城这个官大势大的地方倒是势微的。京城的夫人小姐们更是瞧不起商贾出身的连家,这么一圈宴会下来,对连家抱有善意的仅有陆家夫人了。
从那时起,陆家和连家的关系开始好起来了,而当时连六月和当时的陆家公子陆翩也成了玩伴。
六月至今还记得那个坐在花园里捧着一块梅花酥对她说,你好在下陆翩的男孩。哪怕后来她学会做梅花酥了也没有当初的味道了。当时的六月轻轻接过陆翩的梅花酥,眼中闪着光彩,竟是笑道,在下连六月。
那时六月六岁,陆翩八岁。
陆翩常来连府玩,六月也常去陆家晃。
那日六月恰巧看见陆家书房中一幅白梅图极美,便问陆翩那是何人所画。年少的陆翩哪里知道谁画的,便是扯谎道是自己因喜梅而画的。六月深信不移,并把此深记在心念念不忘。
次日,连府便传出连家大小姐喜梅,欲辟一梅园于连家后院,现寻擅种梅者。连家不愧连城首富,在金钱方面也是京城排得上号的。仅一月,梅园便是辟好了。看着还是小树苗的梅树,六月心里不知有多高兴。
念及陆翩画梅极美,六月便是也想学画梅。于是连夫人便找遍了京城的书画店,买来名家画供六月借鉴。六月虽是商贾之家的女儿,却在才华和教养方面不输京城小姐。琴棋书画更是在连夫人的刻意培养下虽六岁却有模有样了。
待到六月七岁时,便是可以画出一棵漂亮的梅树了。那时的六月看着自己好不容易完成的白梅图,便是想到陆翩,央着母亲带着她去了陆府。
男女七岁不同席,而六月却不在意这个。拉着陆翩便是叫他看这白梅图。看着陆翩赞赏的目光,六月只觉一阵兴奋。哪怕是父亲的夸奖也不及陆翩的一个目光。陆翩说,她画梅有画骨之能。
虽然这对七岁的六月来说是十分夸大且不切实际的赞赏了,但还是成了六月继续画梅的动力。到六月十五及笄时,梅园建成了九年,而六月的梅花真真是画入了骨,在京城大放异彩。
六月十岁那年,连家因为在天灾后发动商贾捐钱赈灾,而得了义商之称,六月二伯也当上了工部侍郎,连家更是出了六月大哥这一个状元。一时间连家在京中的声望迅速提高,而六月作为连家嫡长女更是有有心人开始打探起来了,毕竟六月背后可是富可敌国的连家。连家大哥早已娶妻,连家唯一嫡亲未嫁娶的便只有六月了。那时大大小小的世家夫人上门拜访,而连六月才貌双全的名号也传了出去。
而那时的六月却并不在意这些,只是盼着陆翩来连府看她。陆翩说,她和陆翩名字中都有陆,倒是有缘。
陆翩是和其父一起来的。他的父亲是京城的大理寺卿。官职倒是不小的。那时陆翩已十二,却仍是在梅园中与六月会面了。六月仍记得,她去那时,陆翩站在那里。不高个子,肩上却落满了梅花,貂毛坎肩衬得陆翩的身影温润如玉。当真是人如其名,翩翩公子。
陆翩和六月时常有联系,倒也不算生分。可那天,陆翩确是第一次折一朵梅花,放在六月耳边,轻轻说道,折梅只为意中人。六月惊了惊,四处看了看发现丫鬟都别开了头,便是放心的笑笑。一片潮红泛上面庞,悄悄点红了耳尖。
六月十四那年,梅园的梅花罕见的开完了。六月心生不安,拉着连夫人便去了陆府。却得知陆翩受了风寒卧病在床。分明是发了高烧知晓六月要来还是撑着起了床到大厅见六月。那天六月塞给陆翩一包梅花糖。
“梅园的梅花开迟了,所以我来看看你。”看似牛头不对马嘴的话六月却知道陆翩听得懂。
“看来倒是心有灵犀呢。”陆翩笑道。
那天陆翩告诉她,梅只为心中人开。
六月及笄那天,陆翩来了,送了她一个檀木盒子。
没有人知道连家连六月小姐在及笄那天,把所有人给她的及笄礼物直接丢了库房却独独留下一个檀木盒子。
六月小心翼翼地打开盒子,却见一个雕得栩栩如生的梅花玉佩静静躺在盒子中。抚着那个玉佩,六月只觉得仿佛抚着陆翩的心一般。那一刻似乎就定下了什么。
六月十六岁那年。她和陆翩在某个酒楼里遇见了,便是坐下来小谈一阵。“若是你未来的夫君要纳小妾你会怎么看?”陆翩的问题逾矩了,六月却不以为意。“估计他要么跟我说这是被人陷害要么跟我说这是一时大意。”六月是聪明的,随意调笑了几句,避开了这个话题。
几月后,她嫁入了陆家。没有十里红妆却也十分盛大,没有太多嫁妆和聘礼却也让六月感觉到了幸福。洞房那夜,她紧紧地握住了陆翩的手,是啊,要执子之手 与子偕老呢,撇头看了那人一眼,恍如梦中。
可是啊,命运弄人,她才嫁进陆府两月,陆翩竟是要她为他纳妾。
看着跪在自己面前弱柳扶风的女子,六月无力地笑了笑,她才入门了几个月,便是要纳妾……他几月前倒是还跟她谈起过这一事,却不想是为了今日做准备。
六月没说什么,大方地让那个女子入了门。陆翩自觉有些亏待六月,便是在府中修了一个梅苑送给六月。
纳妾两月后,六月仍不见有孕,陆翩便是又要纳妾,这下六月怒了。与陆翩大闹了一次,便是搬回了娘家。但看见陆翩为了哄她回府,站在梅园里一夜却又于心不忍。但她不在住主院了,而是搬去了梅苑。陆翩只当她未消气,便也是由着她。谁知这一搬竟是多年。
若不是陆翩还隔几月来看看,或是纳妾时叫她出来走走过场。她就似是出家了一般。每日就在那片梅林里烹梅花茶,做梅花糕。而陆翩渐渐对她也没了耐心,这一来二去便极少有人知晓府中正妻是谁了。
当初是陆翩道他喜欢梅花,最终却只有六月爱梅花入了骨。在见到第一个小妾时,她就知道陆翩说了谎,他哪是喜欢梅花,他分明只是喜欢花,还是那种娇花。梅花太傲,终是不讨喜的。
六月爱梅入了骨,做事自是带了梅的风气。她接受不了陆翩纳妾,却又不说,如梅般傲着,执拗地独行着。陆翩不在来,她也当陆翩从来没来过。她不愿承认她曾是那么爱过那样一个男子。这是她走向偏路的傲气,没有理由,只是执拗。
或许她不如梅那么傲就好了吧。那么陆翩就不会纳那么多妾了对吧。六月自我安慰着。算不出她什么时候喜欢上了梅,或许是陪伴了她九年的那片梅园,或许只是她画梅好看,更或许只是陆翩那一句他喜欢梅。
她成了梅,他却不在喜她了。
在木姨娘掏出匕首刺进她小腹的时候,她只想起了那朵被他放在她耳边的梅花。折梅只为意中人,梅只为心上人开。怕是她只是那朵梅吧。傻到让他借了这朵花送了大佛。
木姨娘只不过是个傻子,被人陷害了的傻子罢了。到底是哪个姨娘要致她于死地还是陆翩要为他心爱之人腾位,不管是哪种,六月都心死了。她本是耐性极好的人,她等了梅园的梅树长大也可以再守到梅苑的梅花开,却不愿等到他真的亲自来休妻。自己身边的丫鬟死了她是心痛的,但却还有那么一丝丝期盼。虽然她不知道在期盼什么,但还是执着地等着。
可是这一次她想,她守不下去了。
梅青看不出来药里有毒,可她看出来了。但她不说。若是这么死了倒也好,她一个负伤的病患要够到房梁还是有几分不易的,别提上吊,就连割腕她都有心无力。这么死了也好,随了他们愿吧……
六月静静坐在床上等待死亡的来临。真庆幸自己没有为他生下一儿半女,要是这么去了对儿女可不好,六月静静地想着。思绪扯得更远。
当初母亲生下她时是六月,便是唤她连六月。六月啊,却是暑时,花开遍地的时候。本是夏花何必望冬梅呢?本就强求了更别提是有缘。当初就不该是喜欢上梅花,就好像不该喜欢上他一样。当初那个玉佩还是刻成其他花样兴许更美吧。
翩翩公子啊,却不是她的。有谁知道呢?只道是人人皆知她是陆府女主人罢了。昏昏沉沉间,六月只是庆幸那下毒的人心肠好,下的是温和的毒药,倒没多大痛感。只是看到扑进来哭得稀里哗啦的梅青六月还是有些心疼了。
她嫁出来后,没有靠过谁。她是梅花啊,傲骨着呢,怎会那么轻易求饶呢?哪怕她回娘家向大哥求助也不会演变成现在这样啊。想必是他也顾忌自己的哥哥吧。真是可笑的傲骨。
闭上眼,真的,要死好容易啊……
陆翩没想到那个女人就这么轻易地去了。他什么都没说,没去她的屋子也没去梅苑。却是去了连府的梅园。带着一起去的却是一幅白梅图,署名连六月。
世人皆知,陆家公子对连家小姐情深意重。在连家小姐死后,驻与二人定情之处三天三夜直至昏迷。在收拾连家小姐遗物时甚至抱着一块玉佩痛哭不止。那天后陆家公子遍遣散了府中的姨娘小妾,只留下了两个庶子。更是搬进了梅苑。
但世人却不知陆翩在六月死后梅苑中改种了一半的梨花。
“若你因我成梅,我却独爱梨花,那么我不介意再改一次,让你变成梨花,这样多好。莫不是只许你守两园梅花开,不许我守梅花变梨花?”
陆翩说,若有来世,他定要六月做梨花,梅花不好,太傲。
End
若九九


评论(3)

热度(10)

  1. 蓝冰0流逝de年华0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0流逝de年华0若九九 转载了此图片